您当前的位置:死神 > 文章 > 同人 >

BLEACH架空同人:叫我如何面对你的后知后觉

更新时间:17-01-13 09:30 来源:未知 作者:

Part1.  

由于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原因,没有谁能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喜欢你,所以,由以上这句话基本可以推出,每个人的眼中都会有那么一些讨厌的人,其中也包括不明原因的讨厌。  

塞一张纸币进自动售货机,丁零当啷一通响后,他取出找回的零钱和一罐可乐。帅气地拉开拉环,帅气地灌下几口,好呛!  

一旁的眼镜兄习惯性地推了下眼镜,眼镜习惯性地闪过一道光,“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又是一通丁零当啷,眼睛兄手里多了瓶绿茶。  

其实他当时很想说你告诉我们喝绿茶对眼睛好可是这帮哥们儿里只有你是四眼好不好?  

下一个路口,挥手告别,各回各家。  

进门,熟练地躲过老爸的爱心飞踢,看都不看一眼悲惨的贴在墙上的老头,跟两个妹妹报道,扔下书包,洗手吃饭。  

喂饱自己后,上楼去喂那两只莫名其妙入住自己家的小仓鼠。抓了一大把鼠粮撒进鼠笼,观看两个白色的小毛球非要想不开的去抢一颗瓜子。他突然很脱线地想这两个小家伙是不是早都有了心上鼠,但却很不幸地被抓成了一对卖给人家,今生再也不能见到自己最爱的那一只。  

最爱的人啊……他想起了自己心里带着这个称号的人,接着又很快地狂甩头。黑崎一护你白痴啊!都说好不再想那个无情的人的!  

Part2.  

平子真子。一护想这个新转来的小子一定是脑坏掉了,写个名字用得了霸占整个黑板吗?而且还特么反着写!板牙转校生不客气地坐在了自己旁边的空位上,笑嘻嘻地跟他说请多指教。  

那个座位已经空了很久,所以突然多出个人让他很不习惯,就像去年春天。记得当时,那家伙也是一脸笑嘻嘻地突然出现——虽然没有用掉整个黑板来写自己的名字——然后毫不犹豫地走到自己身边的位置坐下,用异常可爱的声音说请多指教,差点儿没把他给冻死。然后他们算是认识了,后来成了哥们儿,再后来……  

“黑崎同学。黑崎同学?”老师的声音把他给吓着了,连忙起立。“请回答刚才的问题。”  

“……”显然他可没有听课。  

五分钟后眼镜兄从前边扔了个纸团过来,上边写着:下周的考试我可不会罩你但如果你肯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用力将那张纸再次揉掉,心里暗骂:石田你给我去死!  

被眼镜这一刺激他没再走神,平平安安捱到了午餐时间。好友浅野依旧大喊着“一护”兴奋地冲了过来,半道被玩着手机的小岛踩在了脚下,手上的盒饭却完好无损。小岛收起手机,开心地说:“啊!一护!好久不见了,一起去吃午饭吧!”  

“好的,还有水色,你不用每天都跟我说一次‘好久不见’。”  

临出教室前,主动出击却被井上美女拒绝的板牙转校生也加入了他们。浅野第一个托着饭盒夺门而出,大叫着“我来了!天台午餐!”一护无奈地拍了拍头,他现在越来越搞不清楚究竟是浅野启吾太幼稚还是自己太早熟。  

什么?有人问石田和茶渡在哪里?是这样的,石田习惯一个人吃饭,而茶渡——啊!出现了!  

众人看见茶渡左手上的绷带都不免一阵紧张,围上去问东问西。  

大块头大叔相的17岁男生平静地回答:“早上来的时候看到一只受伤的鸽子,然后就送它去医院了,出来后不小心和摩托车正面对撞,然后就送司机去医院了,所以现在才来。”  

听完后众人一起无语了。  

大家脸上的黑线被铁门和墙壁的撞击声给赶跑,在一护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时他就已被来人拉走。  

被莫名其妙地拽到学校花园的葡萄架下,竟然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迫接受了对方的一个热吻。他想骂人,却被吻得晕头转向。  

头不再晕后一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如愿地骂了出去:“葛力姆乔你混蛋!干什么啊?!”  

浅蓝头发的酷男生一脸臭屁地回答:“我来取我的生日礼物啊。晚上去我家。”  

“你想都别想!”  

“你说过今天什么都听我的。”  

“我没有!”  

在两人闹得正欢时,一抹诡异的银色很不巧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那银发的人笑得像只狐狸,还冲他们招招手,“没关系,当我不存在,你们继续。”  

我靠!市丸银老师!  

“我去秒了他。”葛力姆乔说着就开始撸袖子。  

“你别再给我找事!”一护的脸烫到可以煎鸡蛋,羞怒地拉着蓝毛的不良少年闪人。  

Part3.  

黑崎一护是个有正义感的孩子,但他并不会说要保护全世界那种不切实际的大话,他只是想要保护更多的人。所以,当他看到为了保护一个小女孩儿而陷入困境的人时,便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黑发的少女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一脚踹飞炮灰混混一号的橘发少年,紫晶的大眼睛半天没眨一下。“一护?”  

“哈?”一护一个肘击又解决了炮灰混混二号,闲暇之余不忘搭腔,“我可不记得和你很熟啊。”  

“哎呀有什么关系嘛!让我来!”少女说罢便冲了出来。  

“咚!”  

“啊!”  

“砰!”  

“噢!”  

“啪!”  

“呜!”  

……  

一护以下巴砸地状傻在原地,直到少女又笑咪咪地跟他说“解决了”也没能恢复常态。  

“有什么问题吗?黑崎同学~~”  

一护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连忙答道:“不!绝对没有!不敢有!”  

之后,一护和那少女成了朋友,虽然他嘴上一直喊她“露琪亚”,但心里叫的却是“女王”。  

再次将一杯烈酒灌下肚,脑袋已经沉到抬不起来。竟然梦到去年春天的事了。不行,不可以再继续这个梦了,那之后的事情他不愿想起啊。  

葛力姆乔取走一护手中再次被灌满的酒杯,皱眉将已经醉到快不行的橘子头揽进怀中。“你今天怎么了?”  

“我不要想起他……混蛋……我不想……”少年像只受伤的小猫一样,找到依靠,便睡着了。  

葛力姆乔没有让朋友们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他抱起已经不省人事的少年,率先离开了自己的生日Party。  

那个梦还在很不给面子的继续。成堆的粉红色樱花瓣从眼前飘过后,一张脸出现,清楚得过分。那漂亮的黑发男人,优雅得像个贵族,却也如冰山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就是那传说中朽木财团的“当家”,朽木露琪亚的兄长,朽木……  

“白哉……”好亮……橘子头少年很是不情愿地睁开眼睛,迷茫的棕眸根本就是对观赏者的一种诱惑。有些奇怪,为什么刚刚还很清楚的画面变得模糊了,而且那个人也不再是黑发黑眼。拼命地调整好视线,面前的人再次清晰后,他迷惑了。蓝色?蓝色?!  

“哇啊!!!!!!!!!!!”  

“咚!”黑崎一护同学就这么很没面子地从床上摔了下来,坐在地上扯着被子指着床上的人语无伦次:“你……你……你……我……我……我……”  

“什么你啊我啊的,可算是给我醒了。”  

“葛力姆乔!为什么你会在我床上?!”  

“草莓小弟你最好先搞清楚,是你在我床上。”  

草莓小弟立马没话可说了。看过四周之后他确定自己没来过这么乱的地方,而且最关键的是,衣服!“你……我……我们……没有……没有……”  

葛力姆乔笑得暧昧,看着橘子头的脸越涨越红,“你还真是厉害,以前打死也不喝,昨天却把自己灌成那样,不过倒是给了我个好机会。”  

“你怎么可以!”  

葛力姆乔无奈地抓抓头,看那小家伙一脸委屈得要哭的样子也没心情逗他了,“别傻了,如果真的做了什么那你现在还能动吗?”  

“……”  

“还有,小不点儿,以后不要在我床上喊其他男人的名字。”  

“不要说莫名其妙的话混蛋!”  

Part4.  

一护很感激葛力姆乔那次没有乘人之危,因此他考虑今后是不是应该对他好一些。说真的,一护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相对于他的付出,自己根本就什么都没做。不过还好,要人命的高三生活让他没太多时间来自责。  

老师们的判卷速度完全可以称之为诡异,头一天考完试第二天便出了成绩。年级前五十名直接张榜,眼镜兄依然不负众望摘得了第一的桂冠,井上美女也勇夺第二,至于我们的主人公,则排在了23的位置。浅野和小岛不爽地看着身边貌似不良少年的橘子头优等生,说难怪每次叫你出去玩都拒绝原来在家偷着学习。一护汗。浅野用手肘碰碰茶渡,开心地说没进前五十名的我们从现在起要孤立那家伙,憨厚的大个子平静地伸出手指,然后,大家看到:第11名,茶渡泰虎。这下浅野和小岛流着泪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一个并不属于这片氛围的家伙出现,吓跑了不少人,虽然那家伙什么也没做。葛力姆乔勾住一护的肩膀吹了个口哨,“成绩不错嘛,还真是看不出来。”  

一护并不喜欢让葛力姆乔在别人面前对自己作出亲密举动,以往他都会直接把人推开,但这次他只是稍微躲了一下便不再动弹。出于那晚的感激之情,他不想让葛力姆乔太失望。“你呢?”  

“老样子,第六。”  

“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考第六,不升也不降的。”  

“我和那个数字有缘。”  

其实,葛力姆乔应该算是一护的学长。  

一护刚入学的时候,葛力姆乔已经上高三,虽然是个不良少年,成绩却是响当当。某次在校园里的偶遇,葛力姆乔被那个有阳光味道的男孩儿吸引,从此爱得不可自拔。用最直接的方式和他相识,又成为朋友,最后强硬地对他说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人。那句话是在毕业生填志愿的那天出口的。  

葛力姆乔的高考成绩好的没话说,朋友们也着实为他高兴,所以报志愿那天,一护利用课间那可怜的几分钟跑来问他报的哪所大学,没想到那家伙一开口却是那么一句话。上课铃声把一护给震醒,但却没心情去上课了。“喂,你什么意思?”  

“这还不简单?我喜欢你,所以你做我的人。”  

“不是,我……”  

“我喜欢的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是你。”  

“……这句话很奇怪。”  

“听得懂就行哪来那么多废话!”  

“不是!我……我……”我有喜欢的人啊……  

“我会留下来复读。”  

“啥?!你傻了?!那么高分你复读个什么劲儿啊?!”  

“我等你,两年后咱们一起考。”  

“……”  

一护彻底没心思去上课了。  

后来,一护升到了高二,葛力姆乔进了复读班;一年后,一护也上到了高三,葛力姆乔依然留在复读班。  

Part5.  

在大家看来,一护和葛力姆乔的关系似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进入了热恋阶段,几个月下来,甜蜜度持续增长。圣诞节那天下了雪,两人一起翘了课去约会,那是他们在一起一年来的第一次约会,有些好笑。  

转眼到了情人节,大家为了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都乖乖待在了学校。课间浅野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放到一护桌子上,说:“给你的快递,好像是从国外寄来的喔!谁啊谁啊?打开看看吧!”  

小岛难得收起了手机,凑近来看,“真的耶,好像是……从法国寄来的呢!一护,你在那边有朋友?”  

法国。他不用猜这是谁干的,他怎么可能不认识那个人的字!突然地起身,拿起那份国际快递塞进了教室后边的垃圾桶。  

众人看着反常的一护怒气冲冲的消失在门口,不明所以。  

二月中旬还是冷得要命,雪已经连着下了三天,虽然不大,却完全没有要停的迹象。真的好冷,后悔死刚才没有戴上围巾再出来。  

“为什么不再给他一次机会?”石田在一护身边站定,带着他特有的笑容说道,同时递上一条围巾。  

一护感动得要死,决定一会儿请眼镜兄喝一杯热咖啡。“有些事情只有一次机会的,一旦错过,就是一辈子——也可能是好几辈子。”  

“刚才你的反应可不小,这证明你心里还有他。”  

“有没有都一样了。我现在有葛力姆乔。”  

“你现在真的快乐吗?”  

“为什么不?”  

石田叹口气,推下眼镜,眼镜照旧闪过一道光。“你啊就不要嘴硬了,拿着!要不是今天刚领的新垃圾桶我才不会给你捡回来!”  

一护抱着那个写满鸟文的包裹,最终还是没把它扔到楼下去,他想这一定是因为不想挨眼镜兄的揍。  

似乎有飞机从头顶经过,他抬起头,仿佛是在寻找什么。凉凉的小雪花落在脸上,很快便融化,成了一滴水,或,泪。“呐,石田,你说我该怎么做啊?”  

“你自己的事情不要问我,不过有件事我有必要提醒一下。知道这节是什么课吗?”  

“……化学。”  

“谁教?”  

“当然是那个科学狂人。”  

……  

“……MyGod!”一护惊呼一声,冲进楼道。  

“小心不要跌倒……”话音没落,某种悲惨的声音传来,石田再次推下眼镜,“看来我不该说刚才那句话。”

死神678话 死神全集潮与虎2015 火影忍者 死神漫画 潮与虎中文网 美女图片

相关内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