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死神 > 死神资料 >

七番队副队长

基本信息

日本漫画家久保带人作品《死神》中的人物

罗马音:ibatetsuzaemon

日文:いばてつざえもん

诞生日:7月18日

身高:182cm

体重:68kg

亲人:射场千铁(母亲)

趣味:收集墨镜

特技:男子气概

喜欢的食物:广岛风味铁板烧

讨厌的食物:大阪风味铁板烧

角色简介

七番队副队长兼男性死神协会会长,原为十一番队成员,跟一角等人关系良好。

--会故意迟到让队长思考,其实是非常体贴的血性男儿,他与一角对决令人瞩目

--斩魄刀暂时不详。

--似乎是个孝子....(自己看动画57集)

相关同人

铁左卫门同人:副队长

这只是一个平静的夜,微弱的灯火在风中摇曳。残缺的小屋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破旧。一位老妇人重病在床,床边站着一位青年。“小门,真希望你能出人头地啊。”老妇人微弱的声音响起,青年没有任何回答。那微弱的声音随风飘荡,一直徘徊在青年的心中。

“嗙!”一声巨响把熟睡中的铁左卫门嘈醒。他张开眼发现,原来又是弓亲和一角在吵架。最后以八千流一记重拳打在一角脸上结束。八千流走了以后,铁左卫门起来走向一角笑着说:“怎么了?又被教训了?”一角生气的说:“别惹我,想打架吗?我心情很不好!”弓亲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走开了。铁左卫门拿出斩魄刀说:“打就打,我会怕你吗?”

经过了一场运动之后,二人挨着树身坐了下来。这时候弓亲放下一壶酒给二人,没有理睬一角就走开了。铁左卫门笑了笑说:“怎么了?这次弓亲这么认真?”一角不屑的说:“谁知道,来来来,我们喝酒。”之后,又重复着以前的情景,铁左卫门又把酒喝完了,然后和一角又再打起来。当然,也和往常的一样,赢的人能休息,输的人去拿酒。

解放斩魄刀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胜负了,这次一角解放斩魄刀向铁左卫门攻去。铁左卫门使出一个瞬步来到一角的后面。用很快的速度连续向一角挥拳。一角把铁左卫门的拳头全部挡开了。笑着说:“单靠白打可赢不了……”一角的“我”还未说出口。就照脸吃了铁左卫门的一记赤火炮。被铁左卫门轰得一脸黑的一角被轰晕了。铁左卫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喘着气说:“和队长一样,都是个怪物。打了这么久还这么精神。如果不是我最近加强了鬼道的练习,这咏唱破弃的赤火炮还不能把他轰晕。”铁左卫门看着晕倒在地上的一角后摇了摇头,心想:“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趁他晕了快溜了,不然他醒来后被他捉住我可吃不消。”然后连续施展几个瞬步离开了十一番队的队舍。

君临者

在某处练习的铁左卫门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君临者!血肉的面具、万象、振翅高飞、冠上人类之名的东西!真理与节制、不知罪梦之壁、仅立其上!破道の三十三苍火坠!”顺畅、连贯、一气呵成的把咏唱完成,同时转身把苍火坠打向身后的巨大黑影。巨大的黑影手上银光一闪,苍火坠被打散了。不过巨大的黑影也被苍火坠的威力逼退了一步。铁左卫门转身对巨大的身影说:“狛村队长,我的实力怎么样?”巨大的身影带着一个大木桶般的面罩,身穿白色大氅,大氅后面写着个七字,正是七番队队长,狛村左阵。狛村点了点头说:“汝真的希望到老夫的队伍来?”铁左卫门笑着说:“当然,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成为副队长。”狛村说:“汝的笑容不太自然,别骗自己了。汝是希望在剑八身边战斗的。”铁左卫门说:“我有不得不成为副队长的理由,但十一番队里面,我永远都做不了副队长。请狛村队长成全!”狛村说:“汝的实力已经是高手,成为副队长完全没有问题。通知过几天会来,你回去以后好好的和他们道别吧。”说完狛村就转身离开了。

静灵庭

熟悉的景物,一草一木,一花一草,早已经成为铁左卫门生命中的一部分。这里是静灵庭,第十一番队管辖的范围。作为队中的三席,他比任何人都花得更多精力在这里。因为他有一个战斗狂的队长,一个只喜欢拈着队长的副队长。一个除了修炼和打架外什么都没有兴趣的四席和一个只喜欢和四席斗嘴的五席。有这样一群麻烦的伙伴,所以最后管辖这里的责任就只能落在他的肩上。

夕阳残照,就如映衬出铁左卫门的心境。曾经,他想过就这样一辈子呆在十一番队。跟随那个宽厚的身影,享受着战斗的乐趣。他甚至甘愿在他们背后,帮他们打理好队伍的任务。只是那句缠绕他多年的微弱之音不断的提醒着他。他非成为副队长不可,因为那是他唯一可以为她所做的事。回到队舍门口的时候,他不觉地想起,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

死神

一角站在他身边,大声的呼唤着那个最强死神的名字。然后一个体型宽厚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这男人霸道的灵压,毫不修饰地在空气中流动。他体内对战斗的渴望被唤醒,血液如火般灼热。一角和那男人的战斗瞬间征服了他。他从此迷上战斗,只有在战斗中才能让他获得最大的快乐。只是此刻他却不得不准备离开。

铁左卫门在门口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踏入那熟悉的门口。回到队舍后立刻被一角捉个正着。“射场先生!你怎么逃跑了?!”一角大声的说。“是你输了好不好?还很久都醒不了,我才放过你的。”铁左卫门毫不示弱。一角说:“你说什么!?”铁左卫门说:“想打吗?随时奉陪!”当他们正想再开打的时候,八千流刚好回来。凌厉的眼神直射二人,二人立刻搭着对方的肩膀装作友好。八千流说:“小剑刚回来,别打扰了他,知道不?”二人点了点头,灰溜溜的走了。

射场副队长

夜空下,云慢慢的飘过。月光微亮幽白,月下二人躺在草地上。“一角,过几天我就要成为副队长了。”一角没有回答,铁左卫门说:“然后我就会到七番队去。到时候你见到我,要叫射场副队长,知道不?”一角淡淡的说:“放屁!无论射场先生你去到哪里,都是我们十一番队的人。都是我的后辈。”铁左卫门说:“你脑子有问题?我和你是同届毕业成为死神的!虽然我入学的时候年龄比较大。我是优等生毕业,你是靠更木队长的关系才勉强毕业的。”一角说:“细节的事不用记得那么清楚啦。”铁左卫门淡淡的问:“为什么你到现在还学不会鬼道?”一角也淡淡的说:“因为太麻烦了。有那时间,我还不如直接砍过去。”铁左卫门说:“那倒像你的性格。”一角接口道:“射场先生还不是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是同类的人。”铁左卫门说:“我可是斩拳走鬼都精通的万能型。”一角懒懒的说:“还不是赢不过我。”铁左卫门同样懒懒的说:“我们的胜负从来都是对半的。”一角笑了笑说:“射场先生为什么那么想当上副队长?”铁左卫门说:“男人就是要往上爬的。”一角“切!”

三天后,射场铁左卫门被任命为第七番队副队长的公文正式下来了。作为第十一番队的传统席官离开队伍的时候,要挑一个人单挑。胜了才能离开的。铁左卫门走上台上,用斩魄刀指着一角说:“上来吧,我的对手早就决定是你了。”一角也跳了上台兴奋的说:“来吧!射场先生我可不会因为让你成为副队长而放水的哦。”铁左卫门说:“要是你敢放水……”一角接上话儿说:“就等死吧!”二人再次激突。

臂章

几星期过后,射场铁左卫门成为了七番队的副队长。然后请假回了家。来到家门前,当年那破烂的小屋。铁左卫门站在门前犹豫不前。这时候,门自己打开了。一位老妇正准备出门口。却见一位壮年站在自己家门口。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这个是自己那沉默离去,一别多年的儿子。“门儿。”老妇欣慰的说。铁左卫门把自己的臂章递给了老妇。老妇接过臂章后,嘴角滑过一丝微笑,眼边流出两滴晶莹的泪水。

 

【责任编辑:7330】

评论